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傳奇效果器-KLON破音效果器

 

這是Centaur #001,由Bill Finnegan在1995年1月做的,一直被他保存(不銷售)。 “實際上這是我做的第19台,當時,我有一個18台的訂單,那18台的編號從002~019,一個星期後又做了這一台001。

如果你已經花了很多時間在Guitar-gear的論壇文章,就知道他們往往會把產品下放變成一堆口水戰。即使一個最好的發明也難逃劫難,把它演變成一個神話裡的九頭蛇,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論壇管理員試圖釐清理事實並封鎖比較侮辱性的評論,但是殺了一個又跑出兩個。所有的論壇主題鼓舞出激烈的爭論,很少啟發更多的激情,敬畏之心,只比以神話生物命名的吉他效果器更殘酷。

走在現代精品效果器熱潮前端的Klon公司,在1994年推出 Centaur Overdrive,立即遭到嚴厲的批評。諷刺意味的是,至此就有很多從希臘傳說中半人半馬的生物命名的效果器出現,並且自己發展出各自複雜的神話。而這個看似平凡的三旋鈕單顆效果器,卻是被Jeff Beck,John Mayer,Joe Perry, Nels Cline,Matt Schofield 等有名的吉他手所青睞的。

我們最近採訪了KLON 公司負責人Bill Finnegan 有關 Centaur 的出廠來歷及他的KTR新設計, 和為何一個 Overdrive效果器可以在二手市場上賣超過$ 1,000美金,激發出這種情緒反應。

Centaur的誕生

在1980年代,Bill Finnegan 在樂團演出,使用Telecaster吉他直接進入Twin Reverb,旋鈕開到音響控制師容許的音量,波士頓地區大一點的表演場地Twin Reverb的音量可轉至6或甚至7,但在較小的地方Finnegan 通常只能轉到3又1/2或4,4聽起來仍然不錯,但不如更大音量的擴大器具有較豐富的和諧。雖然當時沒有,一個效果器應該可以操一下擴大器, 弄出他想要的聲音。

Finnegan 回憶說,1990年吉他手開始一窩蜂地想找Ibanez 已停產的Tube Screamers效果器TS9。他聽說有人正要賣兩台TS9,他希望一台綠色小效果器會幫助他的Twin Reverb,就像是在6的聲音,另一台就在4的聲音,他跑去試。立即發覺那不是他的菜。

Finnegan 在15年內,從一張折疊桌子到小公寓,用手工製造 Centaurs大約 8,000台。

“TS9壓縮很多原始訊號的瞬態響應,有一個中頻率的特性,我不喜歡,同時會明顯的減少訊號低頻響應量,”他說。同一賣家也賣TS808,他沒有買。儘管Finnegan 認為TS808 聽起來比TS9好一點,還是覺得它有上述缺點。他真正想要的是一個大的,開放的聲音,管機削峰的暗示,讓你感覺不到效果器的存在。

這時候Finnegan 開始想要做一個新的設計來符合這些標準。他招募剛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電子工程學位的朋友。接著幾年,雖然兩人有白天的工作,但他們每週聚會一次試圖完成設計。第一年已開發出比較接近Finnegan 想要的原型機,在波士頓地區的很多吉他手鼓勵他們投入生產,使他們能夠購買。但Finnegan 覺得電路仍可得到改善,所以他和他的夥伴繼續不停地改善。

最終,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朋友在郊區買房子,因為距離太遠變得無法共同工作。後來,與已故的Fred Fenning 合夥(不幸在90年代中期因飛機失事去世),Finnegan說他很聰明,非常果斷。雖然Fenning從未設計出音頻電路,對音樂沒有真正的興趣,他在任何特定時間給Finnegan 建議,找出最需要的電路的作用,出奇的好。Finnegan 說Fenning對於Centaur和KTR的電路設計功勞不小。

整個設計過程花了四年半的時間,當效果器在94年年底發表之後, Finnegan 很快就忙著製造,測試和寄運。

傳奇的演變

從此, Centaur 效果器需求增長。Finnegan 說,他通常每週工作55-60小時,努力保持周轉時間盡可能短,製作電路是非常勞動密集和費時的工作。他也說,他的成本比大多數其他效果器更昂貴,因為從它的外殼鑄件,旋鈕,鍋,鈑金底部都是訂做的 。Finnegan估計一台 Centaur 總費用為一般效果器現成零件的七到八倍。

“在過去七年左右的Centaur 零售價是$329美金,”Finnegan 說,“說實話,我的利潤不是很明智,沒有真正的商人會認同,一刻也不會,做我所做的一切,因為我收到了回報。此外,由於我住在波士頓,這是不可能去僱人和擴張事業:這裡的房地產是供不應求,價格昂貴,所以我租不起商業空間建立一個實際的店鋪“。

Finnegan 在15年內,從一張折疊桌子到小公寓,用手工製造 Centaurs大約 8,000台 。他的努力,除了得到的溫和回報之外,Finnegan 感到巨大的壓力,因為試圖滿足那些既想要Centaur ,又不想付高價的吉他手,因為12到14週的周轉率讓Finnegan逐漸了解這種情況是不可持續的,他開始思考重新設計與改良的可能。

這照片是測試Centaur電路板的工具。”Bill Finnegan分享。 “實驗測試板具有各元件的插座,我可以試聽任何特定元件,更可以換一個替代品,保持所有其他元件不變。這個實驗板當初是用於開發KTR的。不像Centaur使用通孔元件與接線,KTR是用表面封裝元件的電路板,這意味著我和我的助手John Perotti ,不得不花費大量的時間焊接非常小的表面封裝元件接腳,這樣我們才可以對其進行評估,並選擇那些會令每一個KTR聲音都一樣。

Finnegan回憶, 2008年他重新設計的產品必須滿足以下條件:
1. 簡單的構建,以便任何好的製造公司能輕鬆做好這個產品。
2. 堅固, 耐用, 可靠。
3. 沒有額外的接線。
3. 具有模組化腳踏開關,故障的腳踏開關可快速被替換。
4. 比Centaur小得多。
5. 使用表面貼裝元件,使佔用空間比傳統的通孔元件少。

Finnegan也想對自己以及那些說不可能的人證明,只要仔細選擇元件以及智能電路板佈局,他可以設計出一個聲音完全和Centaur一樣的繼任產品。“事實證明,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我和我的的助手John Perotti ,花了差不多兩年時間,都在聽不同的表面封裝電容器,在電路板不同的地方所產生的差異,一直達到我的要求方休”最後,他希望新的產品,在視覺上獨一無二,鑑於單元將被裝在一個標準外殼而言,這是一個艱鉅的任務。

一個新的特點,Finnegan 做一個開關讓吉他手自己選擇 Centaur原始的 Buffer輸出或True Bypass輸出。 Finnegan 說: “沒有Buffer輸出,訊號品質將非常明顯的下降,這是由於吉他線材既有的電容特性,但是有些人喜歡,所以我想在新產品提供這個選擇, 由我的好朋友Paul Cochrane 設計這個開關電路。KTR的完成,花了很長很長的時間。Finnegan 說,雖然比他預想的要困難得多,但是他覺得這已經達成所有設計的目標。 聽起來和 Centaur一模一樣,體積大大減少,更便宜,具有獨特的美感,延續KLON的精神。

顯然你對自己的設計有很高的期望,也對它激發的反應感到困惑,你希望別人怎麼看KLON?

我希望人們對我以及對KLON的期望是有出色的設計,有概念的聲音和良好的執行。設計是獨一無二的,不和任何其他設計師類似。

當你在設計Centaur時, 是否事先假設關注任何使用者?

我的設計前假設:很多的吉他手擁有真正的好吉他,和真正的好音箱,正在尋找一個overdrive 效果器,又不會搞亂舊有的設備或個人喜好。鑑於Centaur 與現在KTR的普及,我想這已得到證實。

依您之見,單線圈或 Humbuckers雙線圈拾音器, 那一種跟您的踏板配合最好?

都不是。對於單線圈吉他或Humbuckers雙線圈吉他做自己沒有任何的總體偏好。我喜歡攤在陽光下, 讓電吉他自己去表現,多年來,我也擁有了一堆非常不同的電吉他。每一把吉他都有自己的特點,當我在設計電路時,總是在想,如何才能更有效地維護和凸顯各個樂器能接收的訊號本質。

五大KLON迷思破解

GEAR論壇經常有各種關於KLON的熱門討論。以下是最常見的誤解:

迷思一:The Centaur 只是把現存效果器的電路做稍微調整,再改一個名字就上市的。
根據KLON公司老闆Bill Finnegan,“這個比典型Boost/Overdrive的電路更複雜。KLON在2007年於網上公佈電路圖之後,這些謠言馬上就停止了"。

迷思二:某些Centaurs 聲音比別人的更好。
Finnegan 說,比較早期的,比較後期的,金版的,銀版的他聽到有人說過。“事實是,在蓋子下他們都基本相同。 1995年,他做了三個小變化:他添加了一個電阻器給電路,可以一定程度的防止靜電, 發送到不影響聲音效果的輸入。他也重新設計電路板,得到更好的接地,同樣的,對聲音效果沒有影響,而有改善減少些許的哼聲,又加一個電阻器,將中低頻響應加多一些, 希望它更圓滑一點。我沒有作其他任何變化。

迷思三:KTR聲音不如Centaur。
Finnegan說,這種說法的產生是由於KTR採用表面封裝元件,而Centaur(和大多數其他效果器)採用通孔元件。 “兩年來我的助手John Perotti 和我聽著數百種不同的表面封裝的元件的電路,雖然這不是一件容易或愉快的過程,我們都覺得,現在很多人也感受到,我實現了我的設計目標:通過周密的元件選擇,KTR聲音與Centaur一樣。

迷思四: 必須彈奏地非常大聲, Centaur 或 KTR 的聲音才會好。
需要把輸出旋鈕轉到足夠的量讓訊號到達擴大機前端時,比 bypass訊號大,Finnegan 說: 換句話說,需要把他OVERDRIVE。”這裡的假設是,使用者使用全真空管擴大機來配對 the Centaur 或 KTR。 “這永遠是一件好事,如果音箱已開到夠大,足以獲得諧波響應和失真,這是被真空管削峰失真特性及輸出變壓器的飽和現象造成的現象。不管你玩4瓦或100瓦的擴大器,都一樣。

迷思五: 某些複製品與KLON聲音一樣。
Finnegan的論點是,有幾個因素要考慮, 特別是Centaur 採用稀有的鍺金屬削峰二極管,想做出一個相同聲音的overdrive/boost效果器,這將是非常困難的。

KTR發表後,你覺得Centaurs 還能保留其高價位?
是的,我認為他們會的。他們是收藏品 ,而且停產了。對於每個人KTR是一個更明智的選擇:兩者聲音相同,KTR要小得多,KTR便宜很多, 如果被偷了, 你不會擔心損失了$ 1,000 $ 1,500 $ 2,000。換句話說, Centaur也有自己的特色,是人們真正喜歡並且願意付出高價。設計已經取得了一定的地位。 我會用老類比的,獨特顏色的Marshall音箱。我有兩個小的,50瓦Marshall音箱頭1987型號:一個是黑Tolex,從1970年鋁面板頭,另一種是紅色Tolex,1969年樹脂玻璃面板頭;他們有相同的電路,聲音幾乎相同,但當然紅色的比黑的值錢。我喜歡酷,與眾不同的東西,所以我不批評某人是否願意付出比我本人更高的價碼,或超過大多數人的價碼。

​​KLON典型用戶的人口統計數據是什麼?
這似乎是或多或少所有人。嬰兒潮時期出生的人仍然只對和他們一起長大的音樂感興趣,但也有很多年輕的,獨立搖滾的人,而且也有不少音樂家,他們的工作是更多的實驗,不能輕易歸類。

能告訴我們為什麼在你的電路板中, 用這麼多的鍺金屬二極管?
在1993年和94年的時候,很明顯Fred 和我越來越接近可以生產我們設計好的電路板,我開始大量購買配對的二極管。這是在網際網路之前,我得去公共圖書館找Thomas 旗下的經銷商,一個一個的打電話給這些經銷商詢問他們的庫存,那時候還沒有電子郵件呢!我開始訂購鍺二極管和矽二極管,但很快我就開始專注於鍺二極管。通常,儘管並非總是如此,他們聽起來比矽二極管更自然。經過幾個月的試聽,發現一個特定的新老庫存鍺二極管對聲音最好,所以,我想我應該盡可能買越多越好。最後,有一個經銷商說庫存量很大。他們本來庫存要做一筆大的OEM,誰知在沒有任何預兆,業主不再使用這個零件,我用一個好價錢全部買下來。

是否KTR具有相同的二極管?
是的,KTR 具有和Centaur完全相同的NOS二極管。自從我停止了 Centaur的生產,很多人都問我,我是否會考慮幫他們作一個,有時還要給我相當可觀的錢,但我不打算這樣做。

當鍺二極管產生削峰失真的聲音時, 你到底喜歡甚麼?
這一點比較複雜,因為二極管削峰失真發生在主增益級運算放大器的頂部。所以是運算放大器先削峰,然後二極管削峰。但是,為了回答你的問題,在電路中的這個全部配對二極管只會產生非常自然的諧波響應失真音色。聲音不粗糙,但它也不會過分衰減高音頻率。它不會像其他的鍺二極管好像導致信號的壓縮,另一方面,對我而言 – 它提供了完全正確的壓縮訊號。

還有哪些效果器製造商使用這種特殊的二極管?
據我所知,沒有! 它已停產幾十年,因此,即使別人能識別它,我嚴重懷疑他們還找的到 - 我自己都嘗試了很多次。

那麼,你現在在做什麼?
最近,我幾乎完全集中在建立一個長期生產KTR的良好安排。這種事情對我來說一向是個挑戰,但我承認,確實有需要,我堅持的特別事情,幾乎沒有任何其他人有此堅持,所以,困難增加是可以預期的。不是說我的東西質量是比誰的必然高,而是標準有所不同,因此這個過程必然也有所不同。

KTR頂部有一些文字,很明顯的,引起了一些購買者的爭議:“請記住:冒犯了這麼多人 ,不是我的本意。”
很多人了解,我試圖寫下來,真正享受我的文字,有的人覺得倒胃口,甚至受到侮辱。這是一個苦笑觀察,我可以不必對從Centaur 初期,各種KLON辯論過熱得情緒負責。我早就知道,使用該文字我會搞出一些東西,但我認為這將是一個有趣好玩的觀察,看看怎麼樣人們自己選擇“愛它”或“恨他“。

KLON的未來是什麼?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一方面我想做設計概念工作,達成那些讓我滿意的設計,然後不推出計畫生產的產品。你可能會或可能不知道,某些肆無忌憚的人盜用Centaur 及 KTR的電路,他們都是我辛苦工作的結果,在某些情況下,他們賺了很多錢。顯然在法律的角度,我還對他們沒辦法。不談他們從我的設計賺了多少錢,還有這些效果器聲音聽起來像甚麼的問題。我的理解是,這些人都聲稱他們的版本聽起來跟我的一模一樣,我覺得是不太可能的。我設計,我手工打造,並聽過8000台Centaur,花了兩年時間努力工作,確保KTR聽起來和Centaur 一樣,我已經把近25年的生命賠進去。如果這些其他人的效果器聲音不對,那當然KLON的聲譽和我的名譽,就勢必受到衝擊,人們深切關心的是KLON品質問題。

所以我的感覺是這樣的:新的產品一發表就立即被毀掉, 如果不擇手段的人利用我的設計拿去賺錢,每次有人決定拿出模仿我設計的自己版本,凌駕在KLON的品牌及我個人的名譽之上,那麼,大家將處於危險之中,甚麼是我發佈新東西的動力呢?在過去的幾年裡,我和其他一些踏板設計師交談過這樣的事,好人設計出自己的電路,很容易被某些人竊取,我們都同意這個事實是我們創新並發布新產品的巨大阻礙。據我了解,很多人張貼在網上的各種論壇,似乎覺得讓踏板消費者有更多的選擇,是一個美妙的事情,怎麼可能是壞事?我告訴你它怎麼不好:也許有才華的踏板設計師,原創者,將停止踏板設計,並把他們的才能用在別處,到那些不會這麼輕易扯掉產品的設計領域。